纽卡斯尔能复制曼城的复兴之路吗?喜鹊希望走一条自给自足之路

5月10日消息,上轮英超曼城5-0狂扫纽卡斯尔,继续向冠军迈进。沙特金主比曼城的阿联酋主人更有钱,那么,纽卡斯尔能复制曼城的复兴之路吗?

去年12月双方第一次交手的时候,纽卡斯尔刚刚完成收购不久。纽卡斯尔俱乐部新主席鲁梅扬在圣詹姆斯公园球场见证了自己的球队0-4惨败给强大的曼城。鲁梅扬和俱乐部管理层斯塔维利女士应该感受到了巨大的差距。上周日斯塔维利女士在伊蒂哈德球场加深了这种认知。

英超联盟、欧足联政策的变化,英超竞争环境的变化,甚至地缘政治因素,都会导致不可能再有下一个曼城的出现,即使纽卡斯尔的新主人沙特公共投资基金拥有3000亿英镑资金。

英超联盟规定,俱乐部三年累计亏损不能超过1.05亿英镑,疫情相关支出可以刨除在外。

俱乐部不能有拖欠付款,包括球员工资的欠薪,税务欠款,对其他俱乐部的球员转会费欠款等。

所有收入必须符合市场价值评估(过去FFP只规定关联企业转账必须符合市场价值评估),新条例就是堵死了伊蒂哈德航空给曼城输血,卡塔尔财团关联企业以超出市场价值的赞助合同给大巴黎输血的渠道。

纽卡斯尔冬窗引入了特里皮尔、吉马良斯、伍德、伯恩等强援,从濒临降级,现在到了积分榜的上半区。当然,新帅埃迪-豪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保级无忧的纽卡斯尔开始憧憬下赛季,但欧赛资格距离他们还有一点距离,进入欧冠资格的竞争就更遥远了,先别提冠军梦想。

夏季转会,纽卡斯尔不会像2008年曼城那样大肆购买成名巨星,曼城创英超纪录3250万签下罗比尼奥那种情况不会发生。

同时,纽卡斯尔也希望保持一个较为合理的工资区间,上述球星的工资太高,容易引起队内的不稳定。

冬窗4000万英镑引进的巴西后腰布鲁诺-吉马良斯,会是纽卡斯尔后续转会策略的一个模板。年龄20出头到25岁左右,有很强的实力,有增值空间,未来还能卖出一个高价。这种转会市场操作策略跟前几年热刺老板列维的方法比较类似。

纽卡斯尔与吉马良斯签了4年半的长约,这里面有两个目的。一是为球员保值增值,2个赛季后如果计划卖出的时候,可以谈一个比4000万更高的价格。而是4000万英镑转会费的支付会按5年摊薄,每年800万英镑,这减轻了俱乐部支付压力,多名球员转会支出总和能控制在一个合理区间,继而符合FFP的规定。

英超规定每队注册25人,其中必须包括8名本土青训球员。这也就意味着纽卡斯尔因为冬窗引援而变得臃肿的阵容必须进行清洗,为夏窗操作腾出空间。

俱乐部充分信任主教练埃迪-豪,他的建队策略是,提高现有球员的水平,实在不能用的再卖出去。同时,埃迪-豪也努力留住纽卡斯尔青训出品球员,24岁的朗斯塔夫还能获得新合同,得益于埃迪-豪的举荐。

纽卡斯尔冬窗花了9000万英镑,预计夏窗最多花费6000-8000万英镑,他们也不是不愿意多花钱,而是受制于FFP的规定。

基础设施(球场、训练场)建设成本、青训成本、女足成本,是不计入FFP规定的亏损额的,所以,一家英超俱乐部的三年实际亏损额可以高出1.05亿英镑,只是在扣除上述成本后,维持在1.05亿英镑以下,即可过关。

小股东阿曼达-斯塔维利女士其实是实际上的CEO,她一直对外传递这样一个信心,纽卡斯尔不是土豪,纽卡斯尔的生存和发展不能依靠外部输血,而要做成一家可以“自给自足”的现代职业足球俱乐部。

切尔西欠前老板阿布的14亿英镑债务一笔勾销了,曼城与伊蒂哈德航空又签署了新的高价赞助合同,曼联老板格雷泽还在获取分红,而俱乐部债务已经增加到5亿英镑……

“自给自足”是一种美好的愿景,利物浦或许是一个更科学的模板,但纽卡斯尔更想学习的是同样由中东石油控制的大巴黎和曼城。

商业赞助是沙特公共基金给纽卡斯尔输血的一个通道,如同曼城和大巴黎的做法一样。

关键纽卡斯尔的商业赞助收入增长空间特别大。目前纽卡斯尔一个赛季的商业赞助收入只有3000万英镑左右,是利物浦、曼城这种豪门的七分之一。

阿什利2007年买下纽卡斯尔的时候,其商业赞助收入2760万英镑,经营了13年,到2020年的时候竟然还只有2910万英镑,几乎原地踏步,这跟球队比赛名次,球星号召力当然有很大关系。但其实最大的原因是阿什利本人,英国很多商家不愿意跟他做生意,就怕沾上了他的关系,导致自己的产品卖出不去。

不过阿什利小本经营能让俱乐部每年还有1000万英镑的盈利,也算是一个商业奇迹了。

曼城在阿布扎比财团收购前的每年商业收入1900万英镑,如今暴增15倍,达到2.72亿英镑,本赛季曼城赞助商多达49个!当然,绝大多数来自阿联酋。

欧足联对此类商业赞助的管控已经加强,但英超联盟还处于一个讨论阶段。此前曼城、切尔西以外的俱乐部对超出市场价值的高额赞助非常不满,英超联盟新的规定也将很快出炉。

欧足联的FFP在2010年才推出,可以说曼城在一个2-3年的时间窗口,充分利用了规则的漏洞。

现在这些漏洞基本都堵上了,虽然还有巴黎圣日耳曼那种明目张胆地成为规则下的“例外”。

曼城、利物浦对英超冠军的竞争还将持续,完成股权转让的切尔西会经历一个调整期,年轻的阿森纳开始慢慢走向成熟,热刺还在抠抠搜搜寻找机会,曼联还将经历一个更痛苦的变革期。

西汉姆联、维拉、水晶宫,甚至包括布莱顿,都在不断提升自己的竞争力。英超的竞争是全方位的,主人的财力,管理层的经营和管理能力,主教练和球员的水平,以及,所有人是否有统一的长远目标和计划。

纽卡斯尔在英超时代最鼎盛的时候,也仅仅是在1995–96, 1996–97连续两个赛季获得亚军,想回到阿兰-席勒的那个时代,纽卡斯尔要走的路,会比曼城更长。

利物浦时隔30年才重夺顶级联赛冠军,这得益于芬威体育集团与克洛普的共同努力。利物浦过去十年转会支出排在世界第14,远低于曼城,工资支出本赛季排英超第四,俱乐部经营情况良好,或许利物浦的模式更值得纽卡斯尔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