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崩溃单节3分错失良机……中国男篮世预赛的成功与遗憾

6月27日从广州出发,在参加了FIBA世预赛和亚洲杯之后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中国男篮上周结束了近一个月的比赛窗口期,并于7月25日发布公告,告别翟晓川、赵锐、范子铭等五名球员。新一轮的世界预赛将于下半年开始。

凭借世预赛2胜2负、亚洲杯8强的战绩,从比赛结果来看,中国队的出征并不能称得上圆满成功。但实际上,与此前男篮所有国际比赛经历不同的是,这支球队不仅经历了场上的胜负,还经历了大规模集体感染新冠病毒的烦恼,以至于出现了两极分化的舆论。争议——有人认为亚洲杯第八名是中国队在亚洲篮球界衰落的证明,也有人认为在这种不正常的情况下全队坚持战斗并不容易,他们不应该受到更多的批评。

那么中国男篮在近一个月的海外征战中经历了什么?他们是如何度过这段时间的?你将如何应对未来的比赛?通过对主教练杜锋、球员周琦、王哲林、孙铭辉、顾全等人的采访,这支中国男篮海外运营背后的故事也被揭开。

7月4日,中国队球员王哲林(上)与队友打出高五。同日,在澳大利亚墨尔本举行的2023年男篮世界杯预选赛第三窗口,中国队以97-56战胜中华台北。新华社

中国男篮的海外之行,从参加2023年FIBA世界杯预选赛开始。他们在广州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训练营,然后飞往墨尔本参加比赛。尽管部分球员因个人职业规划问题或伤病未能加入国家队,但最终出征名单中仍包括周琦、王哲林、郭艾伦、胡明轩等14名精英球员。出征前,球队并没有提出具体的成绩指标,只是为了“发挥新中国男篮的精神”。

从世预赛四场比赛的进程来看,中国队大部分时间都打得很好。如果说两胜一负的中华台北队是计划的结果,那么与世界排名第三的澳大利亚男篮交手就更有意义了。毕竟,中国队已经一年多了。没有和世界顶级强队交手过,所以世界预赛的第一场就是对阵东道主,这也让小伙子们紧张起来。

“因为很久没有参加国际比赛了,遇到了像澳大利亚这样身体对抗非常强悍,打法也非常凶猛的球队,作为第一场比赛,大家都不太舒服。”后卫孙明辉说道。他和胡明轩一上场就尝试投三分,却被对手连续封堵。“我正坐着看着,想着对方能从这么远的距离上掩护他们,他们的防守轮换速度真快,”替补席上的顾权顿时紧张起来,“我还以为我晚点上场呢。也会受到影响。”

顾全替补上场后,一开始还有些犹豫。“我就是想晃一晃,让对手扑救再出手”,但这让他错过了第一枪的最佳出手时间,场边的教练杜锋立刻注意到了这一点。谈到深圳投手的心理变化,他在平时的训练中并没有少给顾全鼓励,一直强调自己的自信,希望顾全在这样的比赛中果断出手,“郭都让我投篮在场边更坚定一点,所以以后我也不会想太多,反正我有球,有机会我会扔的。”最终,虽然中国队输掉了那场比赛,但顾权投中了4个三分球,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他也成为了中国队相对稳定的外线输出点。

首场对阵澳大利亚队只丢了7分。顾全、周琦、徐杰等球员都表现出色,这也让球迷对中国队和澳大利亚队的第二轮比赛充满期待,但那场比赛却成为了男篮争议的开始。由于前三节大部分时间都领先于东道主,中国队在第四节遭遇“”,单节仅得3分,处于全力反常状态,最终。

回想那一刻,主力中锋周琦还是很后悔的。“的确,前三节我们打得很好,整体来看,大家逐渐适应了对手对抗的强度。”周琦说,他在场上也受到了对手的影响。澳大利亚队经常对周琦采取二人防守,前三节双方平分秋色。“但在第四节开始的时候,我们犯了一些不必要的失误,然后突然崩溃,那种被打到两三分钟内无法反击的感觉,这种状态从来没有发生在我们身上,而且我认为这仍然是(实力)差距的问题。”

突如其来的“”让中国队在两三分钟内就落后了十多分。考虑到中国队次日要背靠背迎战中华台北队,中国队未能迫使差距缩小。但单节仅得3分的现实却引起了球迷的争议。“离奇”和“单季狂亏”这两个字代替了周琦所说的“实力差距”。只有中国队知道,这种差距并没有出现在比赛的某个环节。“与澳大利亚的两场比赛,仍然反映了我们在高强度对抗下的体能分布存在一些问题,在对抗中我们与对手有差距。”王哲林说,“他们可以在第四节高强度。在对抗中,我们可以保持技术动作和一些技术战术没有问题。但是,在高强度下,我们可以在第三节咬人,但在第四节季,与他们的差距逐渐开始显现,这还是有必要的,总结一下吧。”